网上正规挣钱平台

      <p id="3pnfz"><noframes id="3pnfz"><dl id="3pnfz"></dl>

      <strike id="3pnfz"><noframes id="3pnfz"><dl id="3pnfz"></dl><dl id="3pnfz"></dl>

      描写杭州话的八年级作文

      高二作文 时间:2019-07-18 我要投稿
      【www.xiaohaibei.net.cn - 高二作文】

        奶奶是杭州人,虽然年纪轻轻就嫁到溧水,可仍对杭州有着深厚感情。若要说起杭州,吃的美食,穿的丝绸,玩的景点,她可是样样精通,如数家珍。

        真正的杭州特色,我觉得是渗透到奶奶思想中的方言,总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跟她一道回到杭州。小时候,我最爱听奶奶说杭州话,虽听不懂,但总觉得那种语调听上去别有韵味。奶奶对杭州话也有很深的认识,她说杭州话属中国古老语系之一的吴语语系,同时也具有“半官语性”半京语性”的特点,这些术语,我问了教我们的诸夫子老师才弄通。

        外地人初听杭州话,总会说:“杭州话好像有种京腔的味道。”对啊,奶奶说的杭州话就是这样,差不多每一句中都会带个“儿”音,虽然她学会了溧水话,但总掩盖不了那儿化音,早上起床她总会说:“慧慧,帮奶奶找双袜儿。”这话换了外婆,一定是说:“慧慧,帮外婆找下袜子。”这类日用品中她喜欢带“儿”,什么帽儿,鞋儿,掠儿(梳子);食品亦是如此,麻花儿,卤菜儿,肉圆儿,不一而足……

        奶奶对小孩的昵称带儿化音的也特别多:“毛毛头儿”(特别小的小孩子),“男牙儿”,“姑娘儿”……对不同职位的人同样有特殊称谓:“头儿”,“大盖帽儿”,杭州话形象生动,能够以一种物品来代表一类人,这大概就是活用了诸夫子所讲的借代的修辞吧。对了,奶奶带我出去玩,她总会说“要子儿”。看到电视里的模特,总会说:“条干儿,真不错!”最有趣的是说某人六神无主,心神不定,心不在焉总会随口说:“魂灵儿没的”,“魂灵儿吓出的”。把“灵魂”调了个头,听起来倒也新奇,别有一番妙趣!

        讲到杭州话,不得不提到它的语法。杭州话习惯将宾语放在动词前,像“我饭吃过了”,正常语序是“我吃过饭了”,杭州话的说法,如同诸夫子教文言文时所讲的宾语前置,我当时就诧异诸夫子为何不举这个例子,大概他不了解杭州话。这种宾语放在前,虽然听起来有些别扭,但交流起来也不觉得难懂。

        杭州话更喜欢形容词重叠:胖乎乎,瘦节节,空落落,别有书面语的韵味。杭州话还有特殊说法,如把“下”念成“落”,像“太阳落山”,“落雨”。有时候,讲话时还要带上“嗒”:“有趣嗒煞”……

        从儿化音、叠词再到各种各样的语音特色;我不禁感叹:杭州话亦是有趣。我对这种有些怪怪的方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便通过各种渠道了解杭州话。原来,在古代,由于中原文化的融入,特别是北宋后期的战乱,大量北方移民迁入杭州;南宋建都临安后,更是“士庶服饰乱常,声音乱雅”。于是,杭州就逐渐成了吴越文化与中原文化不断交流渗透的地方,语言有北方音韵,也不是怪事了。

        写到这里,耳畔仿佛又听到奶奶的杭州话。想想:杭州话真是有趣!

      热门文章

     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

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